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他书写闽南民间俗语,作品糅合“野性”与“文气”

他书写闽南民间俗语,作品糅合“野性”与“文气”

分类:财经

标签: # 足球专家贴士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近日,《我想乱来——陈志光个人书写项目》在厦门市山上艺术空间举行。这是一次用传统笔墨纸创作的但远离书法领域的书写项目,“我想乱来”既是陈志光借由该书写项目尝试表达的入世态度,也是项目本身与展陈所在“山上艺术空间”看似不协调产生的差异指向。展览由洪隐担纲策划。

陈志光以根植于民间的、闽南在地为主的、日常的、口头的、碎片化的、部分重复的语言转化成文字书写,通过对自身生活的幽默解构和对庸常世俗的调侃与挑衅,做当代艺术的探索和创作。如果说陈志光广为人知的大型蚂蚁雕塑是对约瑟夫·博伊斯“社会雕塑”的践行,他的关于民俗语言的书写,仍可放在约瑟夫·博伊斯“艺术介入社会”的范畴来理解和思考。“人人都是艺术家”在民俗语言的演绎上,持续发生于当下的、具备区域性广泛群众基础的、充满生命力的表达,的确呈现出陈志光所理解的相对民主的、自由的、反精英的特质。显而易见的“野性”糅合着似有若无的“文气”,并且不受限于某种阶层、重复出现的部分表达,或可视为“民间波普”。

展览开幕现场

展开全文

展厅现场

展厅现场

评论家冯博一曾总结陈志光的创作,“他回到了民间传统和日常生活的趣味,却以他的超现实的想象力,冲击着在都市生活里已经太‘雅’的文化人们。恰似将我们这个时代在社会转型过程中的文化处境,以及陈志光作为一位艺术家予以的审视与转化,反映了他对中国传统和这些社会现实问题恣肆的想象力和质疑的态度。”

这段话不仅仅是对陈志光既往作品与展览的解读,也在“我想乱来”中得到多角度的印证,正是“民间传统和日常生活的趣味”滋养着陈志光的创造力,并不断激发其与生俱来的“野性”,带着问题意识,以破局者、不合群者的姿态,自由穿行于雅俗之间。这种自由度离不开“文气”和“野性”的相互碰撞、和而不同,纸本书写与陈志光此前《拴马桩》、《中国狮》、《古戏台》、《盆景》等雕塑作品所呈现的“文气”一脉相承。笔墨纸砚是陈志光的部分日常,他的理念或可循脉闽南大家黄道周的“重笔法但更重内容”,表达什么才是关键。“冻袜条”(受不了)、“无代志”(没有事)、“免惊”(不用怕)等,均是常见的重复出现在闽南各阶层世俗生活的词句,这种“民间波普”具备陈志光反复强调的语言的民主性与自由特征,就像安迪·沃霍尔关于总统和平民喝的可口可乐并无分别的经典论断所诉求的那样。

发布评论